宋国友:准备幸亏美欧打“5G相持仗”

2020-07-11 09:01:02

白癜风告白行动 http://www.bdfgbxd.com

宋国友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美国政府抹杀中国高科技公司又有新举措。据报道,美政府将颁布新规,克制使用华为等五家中国公司产物的任何公司得到美国政府采购合同。此项政府采购领域的新措施,再加上之前美政府以知识产权、科技交流和国度宁静等捏词推出的各种限定措施,完全袒露了美国政府经心尽力地追杀中国高科技公司的“阳谋”。

美国政府利用其拥有的市场、科技和宁静气力及国度手段,试图在全球拉下科技铁幕。在美国连续打压下,一些国度、特别是部门欧洲国度产生动摇,开始开释在5G装备采购中排除华为的信号。

美国现政府在高科技领域体系性的“排华”刻意和手段,只会强化而不会放松,我们要做好充实生理准备。现在的问题是,美国的刻意和手段大概能取得什么样的效果,除了美国之外另有几多国度会追随?这大抵取决于三个因素。

一是技能因素。华为等公司的技能在相干领域具有多洪流平的不可替换性。比方,在当前最受存眷的5G问题上,美欧没有华为的5G是否可行。从现在的情况看,美国和欧洲国度并没有很好的技能替换选择。因此美国和欧洲国度正采取用时间换技能的计谋:一方面打压华为,形成威慑效应,滋扰和延缓相干国度部署5G;另一方面加速其他公司的5G技能研发,比及技能成熟后,再举行大范围推广和替换。

二是市场因素。是否选择中国高科技产物,市场因素也发挥紧张作用。美欧相干公司多数是私营公司,必须要思量经济成本。美国这次不吝以政府采购的巨大市场作为威胁,本质上也是让其他公司思量成本收益问题。在相干领域美欧公司有两大成本。其一是沉淀成本。要把已有的中国产物剔除在外,这涉及到巨大的沉淀成本。在欧洲,仅替换已有装备自己可能就达百亿欧元,这笔钱谁来负担是一个重大问题。其二是等候成本。早投入,早受益,早占据竞争上风。部门公司在政治压力之下被迫等候,丧失将会更大。如果巨大成本难以负担,美欧公司照旧会游说政府遵照市场纪律,和中国公司互助。

三是战略因素。美国固然有一定的资源和手段,但中国绝非只能被动挨打。就以此次美国政府采购新措施为例,如果中国也对等划定使用了美国个体公司产物的任何公司无法得到中国政府采购合同,势必也会对相干公司形成巨大震慑作用,以免其不思量代价而执行美国划定。根据相干统计,仅在华美资企业,每年在华贩卖额就达4000亿美元左右。欧洲等其他发达国度跨国公司在华贩卖额加起来恐怕在万亿美元范围。

中国坚决阻挡美国为了一己霸权而扯破国际市场,也不愿跨国公司被迫卷入到美国对华各种停止政策中,遭受分外丧失。但是,如果有美国公司或其他国度公司无视市场原则,追随美国而直接损害中国利益,中国必将反制。在这个意义上,希望美国公司、其他国度及其公司能维护全球市场正常运行。

无论美国怎么打压,在这个战略相持阶段,中国海内5G、人工智能等高科技发展不会停滞。相干中国公司本应有的国际市场范围可能受限,但依赖海内巨大的市场仍会支持相干高科技公司的快速发展。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翼城百事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