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ST富控:民间借贷涉诉金额已高达41亿,实控人找“假国企”接盘

2019-08-17 16:20:00

近期*ST富控(600634)走势非常抢眼,今日开盘继续强势一字涨停,股价报收3.22元,涨幅4.89%。公司对于异动股价回应:无应披露而未披露重大事项。值得注意的是,距上个月1.77的最低价,*ST富控在涨跌幅限制5%的情况下一个月接近翻番。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同一实控人控制的*ST尤夫(002427)身上。两家公司在大盘萎靡的情况下,均走出了漂亮的个股行情。

消息面方面,根据最新的公告,两家公司酝酿已久的重组方案似乎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的阶段。

此外,两家公司实控人风波依然没有解除。11日20日,*ST尤夫(002427.SZ)和*ST富控同时收到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进展风险提示的公告。公告称,目前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尚在进行中,公司经营管理正常。而实控人颜静刚从年初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至今已近一年。

借壳成功后,颜静刚的资本运作表演才刚刚开始。颜静刚无意将上市公司主业限定为建筑业,他开始尝试跨界,此后中技控股筹划了多次重组,先后拟收购千尺无限、点点互动、儒意欣欣影业、武汉枭龙汽车等,但都未能如愿。

2016年7月,颜静刚旗下公司上海晶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16.13元的价格从自然人戴浒雄手中接过4345.9万股(对应8.42%股权)。2017年1月,其妻子梁秀红将15%股权全部卖给上海晶茨,自此颜静刚手握宏达矿业23.42%的股权,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

2017年5月,颜静刚以上海中技企业集团的名义、在控股股东层面以承担债务的方式收购苏州正悦100%股权,从蒋勇身上拿下了尤夫股份控股权。

在上海的资金圈子颜老板是大家口中的常客,有许多掮客表示,不管是上市前还是上市后,颜老板的借款需求从来没停过,上市后操作方式通常会让资金方选择中技非上市主体作为主借款人,几家上市公司的营收则作为还款来源,最后颜静刚做无限责任担保,而如果资金方要求担保上会公告通常会被拒绝。

据不完全统计,*ST富控累计涉及诉讼及仲裁本金约40.99亿元,主要为民间借贷和金融机构借贷纠纷;*ST尤夫累计涉及诉讼金额10.60亿元,几乎全部来自于民间借贷纠纷。

今年3月23日,公司公告称,苏州正悦拟将其持有的尤夫控股全部股权转让给航天科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航天资产)、或其一致行动人及其指定的第三方。其中航天科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正统国企。

到了5月16日,公司称苏州正悦与航天科工基金签订了意向协议,航天科工基金将发起设立基金收购尤夫控股的股权。此时画风变为了并购基金。

11月19日的公告则显示,北京航天智融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拟通过,包括但不限于接受苏州正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苏州正悦)委托的尤夫控股100%表决权、收购苏州正悦持有的尤夫控股100%股权等方式以获取*ST尤夫控制权,公司股票由11月19日起停牌。

值得一提的是,上个月*ST尤夫在得到一项专项解困基金的举牌。公告显示,上海垚阔在10月11日至11月7日期间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份199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而上海垚阔的法人代表黄婧在2011年5月至2014年1月任上海中技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事务代表。

2018年11月16日,*ST富控接中技集团通知,中技集团现有股东颜静刚、杨影与中商云南已签订了《收购意向协议之补充协议(四)》,该协议转让事项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据了解,颜静刚、杨影与中商云南由于各种“原因”先后签订了4份补充协议,整个收购计划意向了大半年。

公告中提到,中商云南对中技集团及其子公司相关尽调工作已完成,尚需就上述股权收购事项履行内部评估、审核等程序,并需事前获得上级主管机构的审核批准,因中商云南上级单位目前正按照国资委相关单位的要求进行重组,上述事宜无法在短期内完成。

上述提到的上级主管机构可以判断为商业网点建设开发中心。通过企查查可以发现,中商云南为中商国资城建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股权最后穿透的控制人为商业网点建设开发中心。而商业网点建设开发中心的登记机关为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注册资本仅为12万人民币。

事实上,商业网点建设开发中心已成为一种P2P国资系,下属公司或关联公司大量入股、控股网贷平台。据不完全统计,商业网点系平台共有17家,已有大半平台暴雷或提现困难,比较知名的有普天金安、好好理财、大圣理财、多融财富、叮叮理财、沪深理财、胖胖猪、火钱理财、金享财行等。

此外,收购方中商云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与受让方中技关联公司同时卷入数起借贷纠纷。

根据开庭公告,上海逸彩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宽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商云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分别被钱树林、陈雪莲、严雪亭、单美娟、孙卫新等五人告上法庭。起诉状副本及开庭传票发布的日期在9月18日至22日之间。

而在这之后几天的9月26日,中商云南股东中商(西藏)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把所有股份转让给了中商国资城建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有不少“央企”做起了挂靠生意,社会上一些公司不惜重金将自己包装打造成国企、央企。



此前,融钰集团在公告中表示,拟引入中核国财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方,合作方向包括后者战略入股上市公司,三年内打造100亿元基金投资平台和央民创新合作平台,并联手开发“一带一路”工程。

这也惊动了深交所注意并火速出具了关注函。融钰集团此后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中核国财尚未向公司提供其产权及控制关系,且基于地域限制和政策因素,目前无法确认中核国财的产权及控制关系,因此无法确认其是否与央企存在关联关系

此后中核集团官网也发布声明,华宇公司以中核集团下属公司名义开展经营业务造成负面影响,华宇公司不是中核集团出资设立的公司或企业。华宇公司设立的各种冠以“中核”字号和号称中核下属公司的企业或机构,均未经过中核集团批准。

与商业网点建设开发中心相似的是,华宇更是网贷国资“四大邪教”之一,从2016年6月起开始通过子公司入股P2P平台。之前更被爆料每年收取200万至500万的费用就可以挂靠国企华宇。

颜静刚与P2P网贷也有不解之缘,例如入股了网贷平台付融宝,付融宝的法人也是多家中技系公司的法人,又比如向网贷平台爱投资借了钱后又否认。颜老板应该很清楚商业网点建设开发中心是家什么样的公司。

若中商云南在2019年1月14日仍未完成收购工作开始前的前期工作,相关协议将终止。显然留给中技的时间并不多了,*ST富控会不会落入“网贷邪教”手里两个月后就会水落石出。而*ST尤夫方面,下下周复牌就能分晓。

无极荣耀

无极荣耀

无极荣耀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翼城百事通版权所有